相关文章

200系不锈钢真能成不锈钢业的希望吗

200系不锈钢真能成不锈钢业的希望吗

镍价之于不锈钢的风向标作用已成为行业共识,其对300系价格的影响更是不言而喻的,对于200和400系行情的传导影响也是存在的,在2014年4、5月份激发201及430冷轧行情分别上涨2800元/吨和300元/吨就是例证,这样的传导作用在以往的行情下可以屡试不爽,而步入2015年后,其对200和400系行情的影响力将微乎其微,即便镍价能够反弹,其对200及400系行情的影响充其量是起到企稳的作用。200和400系受供需面的影响会逐步强化。

300系至始至终都占据了国内不锈钢产量的最大份额,份额也就意味这话语权,但如今我们会发现300系的话语权似乎已无足轻重。300系减产了,镍需求下降了,镍价下跌;300系增产了,镍需求上升了,不锈钢供应又过剩了,结果还是引发镍价下跌。你说这是让300系如何做才好呢?300系领域已是进退维谷。行业也始终将目光集中于这领域,我们是否可以换个维度去思考呢?既然300系无论怎么动它都已是个矛盾体,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将目光投向200系呢。

尽管200系自诞生以来就饱受争议,但我们不得不承认的是其产量是在逐年增加,且牢牢占据国内不锈钢产量的1/3的份额,存在即是真理,200系对于中国不锈钢的应用推广的贡献是不可忽视的,它试探了国内市场对不锈钢的真实需求,同时也向外透漏出国内市场对不锈钢的消费能力和认知度都较低的现实。当然,其存在也在一定程度上干扰了行业的正常发展,但不能因为这个就要将其取缔。

200系因为它没有“监护人”,它过着浪迹天涯的生活,被人指指点点,大家都说它是“坏孩子”,破罐子破摔同时也是为了生存,所以它干出了“J3质量”门事件,谩骂又怎么样,讥讽又能怎么样,它依旧是我行我素,因为它明白只有活过了今天才有可能谈明天。其实现实大可不必演变成如此,“坏孩子”你给他正确的引领,也可以演变成一个奇迹,比如金融里的衍生品,历史里的丘吉尔、小布什。

即便是向美标去引导,其爆发出的能量也将是惊人的。2014年中国200系不锈钢的粗钢产量在836.9万吨,结合其中少量的202、D11A及低镍200产品的现实,若按照美标要求去执行可以增加19.25万吨的镍需求,这近乎于中国一年的精炼镍产量。这样的“引导”既可以给200系一个“归宿”,同时又可以与国际对接增加出口,且可以从根本上提升镍的需求量,它不存在300系那样的进退维谷的怪圈,也可以给400系让出足够的价差空间。

200系不能再如此地“野蛮生长”了,给它一个“归宿”吧,也是给行业自身一个“出路”,守住行业底线,其实大家还是好朋友。